海外 | 泡沫时代沸腾的日本

中国城市中心2019-09-23 10:46:25

本文转载自点拾投资(deepinsightapp),欢迎您关注他们。


过去30年的中国经济是全世界最大的一次奇迹,以如此体量的人口和经济体,能够实现每年差不多10%的名义GDP增长。这是一个沸腾的年代,中国人开始了全面的消费升级,海外旅游,房地产价格升值等等。


事实上,日本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也经历了Go-Go year。那种沸腾的光景和今天低欲望日本不可同日而语。知乎上有一个超级长贴“上个世纪日本泡沫时代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光景?”罗列了非常详细的数据。今天我们也和大家对于其中部分的泡沫案例,做一些分享。


这几年有一个非常火爆的PS游戏《如龙》,许多就是以日本的泡沫经济为背景,展现了疯狂时代中的那些最真实的人性行为。我们都知道,日本的泡沫经济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1986到1992年的泡沫诞生和亢奋期。这时候有许多上海人去日本打工,虽然做的是蓝领工人,但收入并不比做办公室的一些日本人差,而当时日本的泡沫经济也需要大量的年轻劳动力。所以当时日本签证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你不能超过35岁。


另一个当然是1992到1997年的泡沫破灭期,许多人永远只能生活在泡沫的回忆中。当泡沫破灭后,给予年轻人的机会越来越少。之后宅文化,低欲望社会,少子文化逐渐形成。最近有一部很火爆的电影《动物世界》,就是基于日本着名漫画《赌博默示录》改编,讲述的也是泡沫经济破灭后看不到希望的日本年轻人。


1? 极度虚高的房价


当时有一个最夸张的说法,就是东京面积3.4平方公里的皇居,土地价格超过了纽约的曼哈顿,也超过了整个美国的加州。要知道,加州的面积是41万平方公里,曼哈顿也是全球的金融中心。1989年东京银座的一块土地,拍卖价格是97万美元一平米,成为全球地价最高的地方。今天这个地方的价格下跌了三分之二。


1983年日本全国土地均价是11万,到了1991年最高峰上涨到了59万。这还是全国平均土地均价的涨幅,东京这种核心地段涨幅更加恐怖。到了2015年,日本全国土地均价只有14万,许多中国人都觉得日本的房子太便宜了。


1988年末,日本全国土地总价是1842兆日元,当时对应的美国土地总价为403兆日元。简单来说,一个日本可以买下4个多美国。当时许多东京普通的60平米民宅就要5000万日元以上,许多人外地人根本没办法买房。甚至和今天的上海一样,许多外来人口觉得上海本地人不劳而获,能够住得起房。当时很多民房没有拍卖掉的,最后价格都是跌得只有十分之一了。


2? 恋爱中的资本主义泡沫


由于当时日本也是男性人口比女性人口多(其实和今天的中国是一样的),在恋爱方面,女性有着绝对优势。相信许多人都是看了80年代的日剧,其中只有木村这样的高颜值男性,才能找到合适的女友,许多人找女朋友非常困难。当时女性身边往往有几类男性朋友:


1)跑腿男。就是开车的车夫。当时许多女性出门是绝对不坐地铁和公交的,找一个男性朋友开车接送。特别是女大学生和刚入职的年轻女性,身边都有跑腿男;


2)买单男。女性出去吃饭,是没有付钱的习惯,都会有男性来买单;


3)送礼男。会定期有男性送礼,当然会得到一些小甜头,但不能指望太多;


4)本命男。真正的男朋友,当然你不仅仅要帅气,还要有钱。


当时请女性吃饭,都是5万日元以上的高级餐厅。80年代泡沫的时候,大家都流行请女朋友吃法国大餐,一顿饭下来极其贵。还要去高级酒店,送昂贵的珠宝首饰。反正谈恋爱对于男性来说是一笔极大的开销。


3? 就业中的泡沫


现在日本要找到好工作很难,但是在泡沫经济时代,是公司在求人。那时候去参加面试,日本企业会报销来回的出租车费用。面试结束,还会给候选人送一些小礼物。一般第一轮面试大家都会通过,后面就是公司参观环节。


公司参观环节最重要的就是请这些候选人大吃大喝,出手要大方,必须都是六本木高档的寿司店,如果吃得差,人力资源部回头会被公司领导大骂。如果是看中的人才,甚至会出手送现金券,高级西装,名表等等。


今天企业暑期招实习生都是很习以为常的。在泡沫年代,日本企业招募实习生会全部安排好,来公司参观,带他们去旅游,安排住宿等等。每次大学还没毕业的学生,暑期要去某公司做实习,其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电话中会一定强调一点:“千万不要带钱哦!”


当然,公司还提供各种各样的福利。包括安顿新入职员工的搬家费,不亚于五星级酒店的健身和游泳设施。当时许多大公司都有自己的健身房和游泳池,以及一年好几次的团队旅游。


4? 被高估的高端消费


在盛世年华,所有人都在消费升级,但是那些高端消费升级,许多仅仅是昙花一现。当时的日本开始流行滑雪,成为了一种高逼格的运动方式。


东京人都想去滑雪,但是很多滑雪场离开东京太远。于是1993年在东京附近的千叶开业了造价400亿日元的室内全天候滑雪场SSAWS。这个滑雪场,提供一年四季的室内滑雪服务,当初希望成为东京人休闲消费必去的场所。


好了,开业后门票7000日元,前三年客流量100万人还能勉强保本。到了经济泡沫破灭后,游客人数大幅下降,许多还是用打折券的学生。夏天的时候,滑雪场生意最好,但是维护成本也最高,不亏本才怪呢。那时候这个滑雪场一年赤字都要20亿日元,到了2003年9月才不得不拆除,变成了宜家商场。


还有一个潮流就是高端餐饮消费,特别是对于西方餐饮的追求。1985年日本外国餐饮企业有425家,到了1991年变成了3200家。里面消费的大头是企业公款吃喝,也就是所谓的招待费。在泡沫经济时代,企业招待费如果一晚消费不到10万日元,根本就没办法谈下去了。


东京的高端法国餐厅Robuchon,人均消费5万日元起步,一晚上消费超过百万日元的大有人在。而星期五也成了日本人必然会在外面就餐的日子,人均餐厅花费5000到2万日元,而年轻人会在3-5万日元的高价!


另一个高端消费就是出国旅游。今天全球旅游的主力是中国人,在全世界任何奢侈品商店都有会讲中文的服务员。2015年中国旅游花费总额为1045亿美元,差不多是11.4兆日元。然而,1990年的时候日本人出国旅游的花费就有恐怖的12.7兆日元。就算不扣除通胀,也比今天的中国出境游花费还多。那时候日本人平均出国花费为115万日元。


当时日本人扫荡了全球的奢侈品店,大家看到日本人来,就是财神爷来了。许多公司甚至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设立海外的养老村,让公司退休员工去海外养老,陪伴翻译和其他基本设施。


5? 写在最后:泡沫时代的一去不复返


今天的日本,给人感觉是明显的低欲望社会。年轻人不想谈恋爱,社会流行的是性冷淡风,服装大家就买标准化的优衣库。没有人炒房,也没有人炒股,即使日本的利率是如此之低。家庭主妇最多做做套利交易Carry Trade。


但是在当年,日本的泡沫经济一片沸腾,人的欲望也是很强的,甚至出现了大量今天看起来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所有的一切,最终都会回归常态,回归常识。


扩展阅读:


没有泡沫的经济增长——日本的教训与德国的经验


德国和日本在1985年前的发展模式非常类似,应该说,1985年之前,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是健康的。两国发展路径的分野发生在1985年,允许资金自由流向房地产业的政策导致仅仅5年时间日本便深陷迄今尚未痊愈的泡沫破裂后遗症……

?


作者/王永钦,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十八大报告提到了金融体系要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表述。过去三十年世界经济发展的历程告诉我们,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经济的增长路径和结构,从而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因此,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在这方面,德国和日本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比较和经验教训。德国和日本在1985年前的发展模式是非常类似的:金融体系都是银行主导的,资本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不发达;产业结构上都是制造业主导;比较倚重出口。应该说,1985年之前,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是健康的。这两个国家发展路径的分野发生在1985年。日本在1985年废除了一个长期坚持的法律,允许储蓄系统的资金可以自由流向房地产业(此前是导向实业),从此房地产成为了可以自由交易的金融资产,资金纷纷流向房地产行业。此后仅仅五年的时间内,日本的资产泡沫就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泡沫在1990年破灭了,从此日本经济一蹶不振,迄今已经超过了二十年。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和国家的资产负债表(财政赤字)一直都没有修复好。在产业结构方面,泡沫挤出了实体经济的投资。日本国内出现了产业空心化,国内资本外流。由于缺乏技术创新,没有支持经济增长的产业基础。


德国则相反,严格规制房地产部门,从来没有让住房成为可以自由交易的资产,一直秉承制造业的传统,保持着强劲的经济增长,即使2008年的世界性经济危机也没有对它产生很大的影响。


德国和日本的发展道路的经验和教训尤其值得中国认真研究,因为中国和这两个国家有很相似地方。中国和日本、德国都属于大陆法系的国家。最近的经济研究发现,法律体系等制度结构决定了一个国家的金融结构:一般而言,大陆法系的国家很难有发达的金融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而司法体系相对更好的普通法系(如英美)有比较好的股票市场和相对完全的金融体系(complete markets)。


金融体系比较完全的国家,财富可以通过资本市场上的各种金融工具来实现保值和增值,也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来化解各种风险(如养老等)。美国在过去一百年内,股票的年均收益率每年百分之九左右;而土地的价值在1990年到2000年的一百年的时间里,只上升了24%(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由于金融体系比较完全,他们不需要通过购买土地来实现财富的增值和保值。而在金融体系不完全的国家,特别是经济高速增长的国家,人们往往会将土地和房产作为财富保值和增值的手段;如果对土地和房产市场不加规制,很容易就会导致严重的资产泡沫,就像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经历过的那样。这是因为,在一个金融市场不完全的经济中,土地承载了太多的功能,如空间配置资源的功能、财富保值和增值的功能、抵押品的价值,所以地价和房价就会很高,从而带动整个非贸易部门的成本上升,使得经济运行的成本上升,经济中就会过早地出现去工业化的现象。而去工业化导致的经济衰退(经济危机或者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因素),最终会导致泡沫的破裂,从而对经济造成结构性的、永久性的破坏。因此,在金融市场不发达的国家,就需要对土地市场和住房市场进行严格的规制。在这方面德国就做得很好,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实现了没有泡沫的增长;而日本经济却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这个教训是令人深思的。


中国过去的十年没有对房地产市场进行适当的规制,在很多城市出现了资产泡沫,同时也出现了局部的去工业化的现象,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苗头,中国已经在开始步日本的后尘。不过亡羊补牢还来得及。


中国要实现没有泡沫的经济发展,一方面要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严格的规制。这方面,德国等有很多经验可以学习。另一方面,也要发展适合中国的金融体系。一般而言,司法体系比较落后的国家,最适合的金融工具实际上是债券或者债权,而不是股票或者股权。法律制度越落后的国家,股票市场越难发展起来,即便德国和日本都是如此。


而债券对制度的要求低一些,因为它对信息最不敏感(投资者只关心最差的状态),而且它是硬预算约束的:只要低于一定的临界点,就可以要求企业破产清算。股票市场就对制度和信息有很高的要求,因为股东需要关注各种状态,而且股票是软预算约束:一个企业的业绩再差,也不会破产。 经济学家已经发现,在不完善的金融市场中,最好的金融产品是债券,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一个社会的融资要求。但恰恰是债券市场在中国基本没有发展起来,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利率管制。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应该在利率自由化的同时,积极发展债券市场,这样既可以帮助企业融资,化解过剩的“流动性”,也可以为投资者提供一种更可靠的保值、增值的金融资产。


总之,制度结构决定了最优的金融结构,金融结构又决定了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最优的发展模式要在这三者之间实现很好的匹配。中国的制度结构使得中国比较适合发展债券为主的金融体系,而制造业将是中国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要发展的行业。中国只要吸收国际发展的经验和教训,通过金融体系的改革和相关的改革,完全可以实现没有泡沫的增长。


(来源:经济学原理)


本文来源:点拾投资

:本公众号转载文章仅用于分享,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后台联络授权或议定合作,我们会按照版权法规定第一时间为您妥善处理。

————————————

微信编辑:一米阳光

Copyright ? 厦门欧洲旅游日博bet365体育在线_365sports web_365网络体育投注平台组@2017